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教学》。

此时的青玄门内,门派上下皆布满了黑白两种颜色的布条,无论哪个角落都显得极其冷清,无人在大声说话,空气中只剩下清冷的风声。  

  主峰大殿之上,摆放着一个巨大的棺木,四周站满了青玄门的弟子,以及梵音洞和流音坊一提前实施了。”

海灵上前挽住他的胳膊:“禅儿妹妹、静儿姐姐对你如此心意,你将如何自处啊?”

北冥玄正色道:“静师叔是我的长辈,我对她只有敬重有加。明月宫主是你的结义妹妹,我自问行得正立得端,怎么能有......

杜桐轩道:那么我明天一早却也都知道这慢,实在要比

长孙无忌是吏部尚书,官员的考核、调整、任命都要经过他的手。

人老成精的他,今天一早就从别的官员那里知道,程咬金昨天到处推销粪肥的事。

刚才李世民没来之前,众人就商量好了,先由长孙无忌用话将程咬金卖粪肥的事堵死。然后再下个套,让他钻进去,到时粪肥的定价权就是他们的了。

他们当然知道,粪肥对改良土地、粮食增产的重要性!

虽然,他们的主要注意力放在朝堂上。但是,谁还没个千八百亩土地?

程咬金不明白,长孙无忌是怎么知道这事的。自己还没开口呢,就被长孙无忌轻飘飘的一句话堵死了。

但他程咬金是谁啊?当年的混世魔王,他才不吃长孙无忌这一套!

他向在座的众人拱手作揖了一圈:“不错,俺就是来卖粪肥的!俺不穷,陛下对俺恩重如山,厚待如海!但是,人是有欲望的,如果俺没有欲望,俺依然还在山东做俺的小地主。

俺也不会四处征伐,就那么在家娶上几房小妾,饿了吃饭,渴了喝酒,累了睡觉。或者叫上三五好友,浪迹青楼妓馆,整日浑浑噩噩,混吃等死了。

俺没读过多少书,不懂什么大道理,俺受陛下隆恩,一辈子衣食无忧。但俺还有子孙,还有长辈,还有族人,这不光俺一人吃饱,便全家不饿吧!

俺如今和杨家小子合作卖粪肥,只不过是各取所需,合作共赢罢了。俺堂堂正正做利国利民之事,俺哪里错了?

土地肥力下降,粮食减产,苦的是谁,还不是在坐的各位和百姓?年初才斗米二十文,而如今却要斗米二百文!你们吃得起,长安城的百姓吃得起吗?

关中四面闭塞,水路不通,粮道只能走潼关和蜀道。你们可知道运进关中的斗米成本是多少吗?今年灾祸连连,粮价上涨得厉害,若不是陛下圣明,还不知道会饿死多少百姓……!”

程咬金说着话,眼角居然挤出了两滴泪水,看得在坐的众人目瞪口呆。

长孙无忌以为程咬金误会自己那句话了,连忙安慰:“知节啊,某没别的意思,某知道你是为国为民着想。但你堂堂国公、左领军大将军之尊,却到处卖粪肥,做得确实不妥!你这不是打陛下的脸吗?”

秦琼也过来劝他:“是啊,知道的说你为民操劳,替陛下分优。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陛下亏待了你,逼得你靠卖粪肥为生呢!”

“就是,你程咬金有多穷,才沦落到满大街卖粪为生的地步啊!”李道宗到这时候了,还不忘调侃程咬金。

“既然老程又是陈情激昂,又是掉眼泪的表演了半天。咱们还是这样无动于衷,也说不过去啊!大家可有表示?”杜如晦一句话点醒梦中人,他们才意识到,上了程咬金的当了。

程咬金卖力表演了半天,要得就是打开卖粪肥的话题,他怎能让这机会溜了:“俺说老杜啊,你也太不仗义了!俺这是真情流露,怎的到了你嘴里却变成了演戏了?”

“真情个屁!俺还不知道你,你不就是无话找话来卖粪肥吗?说说吧,到底怎么卖的,一斤多少文?”尉迟敬德这大老粗,还真是口无遮拦,有什么说什么,把长孙无忌等人给程咬金下的套都给破了!

众人听了后,都气鼓鼓的瞪着他。

尉迟敬德这才意识到自己闯祸了,但已经晚了,程咬金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打开话题的机会。

“五贯!”尉迟敬德一说完,程咬金马上说出了这俩字,顿时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噗……”

任城王李道宗一口茶水喷出老远,瞪大眼睛看向程咬金:“一斤粪五贯钱?你的粪里有金沙不成?”

长孙无忌对程咬金怒目而视:“你不如去抢得了,还卖什么卖呀?”

“就是……就是……”众人纷纷附和。

程咬金向众人压了压手,连忙赔罪:“对不住了,对不住各位了!怪俺没说清楚,没有那么贵的粪肥,不是一斤五贯,而是千斤五贯!”

“千斤五贯也贵啊!你这样卖,百姓不活了?有你这样利国利民的吗?”任城王李道宗嚷嚷起来。

“任城王说得对……”

“就是……”众人再次附和,任城王李道宗说出了所有人的心声。

他们倒不是真为民着想,而是为了自己的腰包。对这些权贵而言,千斤五贯不是很贵,但那可是一文不值的粪啊,到了他程咬金的手里,居然卖出了千斤五贯钱天价来!

这种落差,谁受得了?

“这怎能叫贵呢?各位想想,一亩地用肥二百斤,千斤可用于五亩地。如若一亩增产五十斤,五亩就是增产二百五十斤,合一百斗。如今斗米二百文……”

程咬金又重复他,多次忽悠别人买粪肥的套路了,说得众人一愣一愣的。

“某听明白了,合着你程知节的粪肥不是利国利民的,而是专门拿我们这些豪门权贵开刀的!”房玄龄这时插了句嘴,众人恍然大悟般点点头。

“玄龄兄,你这话俺就不爱听了!什么听拿豪门权贵开刀?你们也有土地吧?土地肥力下降,是不是得施肥……”

“堂堂一朝国公,朝廷重臣,竟为了些污秽之物吵吵闹闹,成何体统?”李世民从门帘处走出,对正在争辩的程咬金厉声大喝。

程咬金被这突如其来的大喝吓了一跳,他抬眼看去,正看到李世民愤怒的瞪着自己。

他不由打了个机灵,忙上前作揖行礼:“臣程知节拜见陛下,陛下圣安。”

“啍!”李世民哼了一声,没理会程咬金,一甩袖袍便走到中间主位盘坐了下去。

“继续刚才的议事……”

“陛下,其实千斤五贯不贵

赵氏学院的大门外沙宫带着温樊等人来到了这里,赵氏学院就是学习交流的第一站,但是此刻赵氏学院的大门口却空无一人大门紧闭,这明显就是故意的,温樊可不会相信赵氏学院的高层会不知道他们到达的时间。

沙宫的脸上面无表情安静的在等待看不出喜怒,吴义民、丛茉五人有些不耐烦了,他们已经等了足足一个时辰了,他们来到这里代表的不是自己而是龙血学院,赵氏学院这样对待他们明显就是在损龙血学院的面子。

一个多时辰之......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教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天启之峰

憨厚三子

天启之峰

今州

天启之峰

非木非石

天启之峰

三古月东

天启之峰

暗夜行走

天启之峰

琴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