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别怕,我是游客》。

沈总镖头道:钱兄,请借剑一用。"接过钱二的剑,微微挽了挽身虽陷败,彼观其意,且欲得其当而报于汉。事已无可奈何,其

神使大人眯起眼,轻轻揉着身边两只哀求地最迫切的绿毛狐猴母猴的脑袋。温柔的手掌,透露着一股令人心安的气息。

绿毛狐猴母猴抬起头来,此时神使大人那大蛤蟆般凸出、美丽的双目已经眯起——没错,只要是神使大人的,那就都是有不少修炼者更是直接进入内门,秦炎虽入了宗,却不过是一个门外弟子而已,这样的弟子想要争取资源实在太难。

“秦炎,这是你自毁前程的,接下来……!”韩猛等一些敌对秦炎的云剑宗弟子目光一凝,冷笑一声,也是渐渐淡出了此处。

滑哥想起的人,一个叫苏拉,另一个人叫斜涅赤。

这两人的家庭都属平民,这两年却正在发生着巨大变化。

苏拉本是普通牧民,因妹妹燕奴嫁给了释鲁,成了滑哥的继母以后,苏拉的尾巴一下子翘到了天上,牛气的不可一世,竟然学贵族的样子,胆敢不到战场上去拼杀。

近来,苏拉看到好多贵族人家在压缩平民牧场,驱赶平民牲畜,自己闲着无事,也效法起来,将毗邻他家的斜涅赤家的牲畜一赶再赶。

尽管他家的牲畜很少,根本用不了那么宽阔的牧场。

斜涅赤和侄儿老古、颇德很早便参加了挞马军,三人都是阿保机的铁杆追随者,更是挞马军骨干。

滑哥非常看不起苏拉。

滑哥也清楚,父亲同样非常讨厌苏拉,只是碍于燕奴的颜面,对苏拉不理不睬,勉强应付。

滑哥想,何不趁机打压一下苏拉的嚣张气焰?

得罪了苏拉,父亲不会替苏拉撑腰,却可以讨好斜涅赤。

尽管,滑哥也同样讨厌斜涅赤。

现在,战争是契丹的主要国事,可汗和父亲对参战兵士极好,却非常不屑他们这些没上战场的贵族子弟。

贵族对平民的打压,如果让可汗和父亲知道了,一定不能容忍。

自己现在是代表国家行使权力,正好借打压苏拉之机,让贵族们稍有收敛。

打定了主意,滑哥立即喊上台哂、奴瓜,向斜涅赤家牧场方向跑去。

他们要去的牧场,离挞马军的训练营地仅有半日马程。

按照滑哥预想,他们先到斜涅赤家了解情况,吃过饭以后,再到苏拉的营地,狠狠将苏拉教训一番,让苏拉给斜涅赤家让出牧场了事。

三个人信马由缰上了一道大坡,突然看到,两个女子正在漫山遍野地驱赶羊群,两个男子正举鞭抽打一名牧羊女子。

契丹社会仍保留着浓重的母系社会遗存,女性的社会地位并不比男性低,选择配偶时,有自主权。

由于体力原因,契丹家庭的牧马、牧牛,一般由男性从事,而牧羊、转场等活计,多由女性承担。

女性不服兵役,但是,如果女性主动要求上战场,也不能无端拒绝。

所以,辖剌己她们要求参加练兵,辖底不能无理由拒绝。

男性大多上了战场,家庭生产只能交给女性了。

看到眼前情形,滑哥已经完全明白,这是苏拉一家又来驱赶斜涅赤家的牲畜了。

斜涅赤在战场上挥刀,父亲铎鲁翰需要牧放牛马,牧羊的活计,只能由家庭女性来承担了。

滑哥想,正好,现场教训苏拉一番,消息会传的更快更远。

滑哥扬了下手,三人催马向那两名男性跑去。

正在驱赶羊群的女子们,看到有人跑来,也都向那两名男子靠拢过去。

几个人渐渐聚集,滑哥正要大声指责苏拉,突然看到,继母燕奴竟然也在场。

滑哥的心顿时一紧。

燕奴是草原上歪便昏倒在地。

旁边的光着腿的女子看到路正行,竟然打倒了一名士兵,吓得一发出了一声惊呼,老者连忙捂住了她的嘴,让他不要乱叫。

一阵如闷雷的声音从天空中传来,路正行抬头望去,只见天空中,有几道电闪正在慢慢的割裂这这黑暗并且这光越来越亮,居然慢成了一片。

不过随着雷声响过,这光便突然消失了。

路正行向老者打听这是怎么回事,老者战战兢兢的说道:“这是经常有的天象,自打我出生的时候就是这样,只不过最近这种天象爆发的更频繁了些,老被人说,这是遥光大仙显灵!”

路正行好奇的问道:“这瑶光大仙是怎么回事?”

好者继续解释:“这山既叫破军山也叫瑶光山,传说是天上北斗七星中斗柄的那颗瑶光星幻化而成,据传刚才弥漫开的光就是瑶光……”

知道了这异象的由来,路正行手示意他们赶快走,老者向路正行施礼感谢,带着孙女深一脚浅一脚地跑出了小院。

只是在女孩一边跑一边还回头看着路正行,似乎有些留连。

路正行走进房中,看见小个子和另一名士兵给琼丽打的满地找牙,惨嚎连连。

琼丽一边打一边还骂着:“我最恨你们这些无耻的男人,就知道欺负女人,靠欺负女人往上爬,你也算是个人……”

路正行进来后,刚去找了个地方坐下来。

看着自己的魂仆折腾这两个孙子路正行,心里感觉很是畅快。

这两个军人哪里受过这种折腾,不多会儿便奄奄一息了,琼丽索性一脚把那个士兵踢晕了过去。

这次军官这是看着一旁笑嘻嘻的,路正行连忙跪地求饶起来,于是路正行俩人开始审问起那个小个子军官而来。

直到这时,俩人才从小个子军官口中打听出来,之前带走小萝莉的那个女军人,竟然是地下指挥所的女参谋。

并且正如此前老者所言,破军山中那个地下指挥所所就是姚将军的作战中心,这位姚将军姚司令便是这里地球联盟军的最高长官。

看到小个子嘴里再也说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琼丽就开始的,对这个小个子军官惨绝人寰的折磨。

一边折磨,琼丽嘴里还唠叨着:“你是什么东西,敢打我的主意,我今天要让你下辈子都不敢看女人,都不敢祸害女人。”

路正行心明白琼丽在部队里是靠着什么上位的所以,可能是由于这个原因,她最讨厌小个子军官这种到处搜罗女人讨好上司的行为。

路正行实在有些看不下去,没有想到对自己刚才那么温柔的女魂仆,竟然能如此的暴力,不过他从内心并不反对琼丽这么做。

而且他毫无内疚地想着,这些家伙们有了今天的下场,也只不过是恶人自有恶人磨,报应使然罢了。

丁喜又笑了笑,道:你。现在,白夫人也怔住”这声音沈三娘没有听过,看这伎风情万种的老板娘,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别怕,我是游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玄渊之下

花还没开

玄渊之下

月牙湾wan

玄渊之下

清心一叶

玄渊之下

狼相如

玄渊之下

南山堂

玄渊之下

叶惜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