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把那人类抓来(一)》。

  “叔叔……”

  一丝若有若无,若浅若深的声音在梦中梦传递。

  吐槽梦璃种种“劣性”的陈默很突兀的听到这个声音。

  很突兀的那种,像是在茫茫人群中听见那一丝话语。

  这里不是说陈默吐槽能力很强,一人独喷万人行。只是说人在说话的时候,很难听到其他人说话。

  退一万步说,哪怕陈默“天赋异禀”,也不太可能。

  按理说,在这种情况下,应该没有人说话。

  因为此地什么都没有,甚至连颜色都没有,虚无的,不存在的。像是那种放逐之地。

  和很多小说中的封印之地一样。

  等等,上面这句话是不是哪里用过。

  算了,不管了。

  反正就是啥也没有的地方。

  这个时候突然传个声音过来,还能正好被人听见。

  你说巧不巧合。

  总而言之,这种突兀出现的情况。只有一种可能。

  那就是……

  “梦梦……”

  陈默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是不是骗局,是不是梦境缠绕,听到这个声音,那一定是自己的闺女在这里。

  无论是真是假,他都会选择答应。

  短短三天,他像是许久未见一样。比见到自己的老婆还开心。虽然他还没有老婆。

  前面说过,陈默是一个未婚有女的“半成功”人士。

  为什么说一半,因为娶妻生子算成功人士。没有娶妻生子,但有个女儿,这就算半成功。

  至少他是这样安慰自己的。

  “梦梦…梦梦你在哪,我是你叔叔。”陈默焦急的喊到。完全忘记自己已经变成另外一个人。

  就算梦梦看到了,也未必会认识。

  梦梦原名陈梦琪,是某人同事临走时丢下的小家伙。丢的那一年,梦琪才六岁。

  同事写了一封信,邮了一张卡。就把小家伙丢给了陈默。

  信上还写,如果不愿意带这个孩子,可以把她丢到孤儿院。

  人之初,性本善。

  还没有在社会的缸里染过的陈默自然不能看着这个小家伙被丢到孤儿院。宁可自己难受也要带着这个孩子。

  好在梦琪也乖巧,从不添乱,也不做坏事。还经常帮忙做家务。也算是分担了许多事情。

  两人一直以叔侄相称。

  陈默也不太想当她的爸爸,因为卡里每个月都有她老爹给的生活费。说明那个家伙还在。

  日子很远,这些艰苦经历都已经差不多过去了。现在他也不在意那些事情了。

  没有女朋友,那就不要了。他只要她的梦梦。

  “梦梦…你在哪?我是你叔叔呀。”

  “梦梦……”

  呼喊了几十声,却再也没有回答之声。

  那一声好似梦中呢喃。

  “等等,我现在要冷静。”

  陈默安慰自己,用手理了理自己的头发。

  “心平气和,找到出去的路。这是我的梦。我一定能出去的。”

  “可是这路在哪?”

  陈默试着喊了一声。

  “梦璃……梦璃……”

  然而此刻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如果有个娇滴滴的大汉在这里。

  估计马上就是开车剧情。

  可惜这里什么都没有。

  “我是…梦师。这是我的梦,我一定能出去的。”

  陈默握紧自己的双手,幻想自己能出去。

  “梦起,梦生,源起源落。”

  默诵梦师的入门要诀,希望能破“门”而出。

  “天不晓,日月之存,梦里潇潇。”

  “人无心,梦起坠落,何求悲乎!”

  一种类似文言文却并非文言文的话语。

  当然这不是梦师用不会现代文,只是梦师入门就这样。玄之又玄。

  默诵了几十遍,天还是那个天,环境还是那个环境,一片灰暗。

  很明显,此招不行。

  一招不成,再来一招。

  陈默咬牙切齿,“我断绝自己的源能。我看你还如何拦住我。”

  “源能……断!”

  一瞬间,架构世界的源能开始抽离。

  整个世界开始不稳起来。

  外界正在战斗的队长和余若水惊讶的发现。

  房屋开始崩塌,地板开始碎裂。

  陈默的“肉体”开始时隐时现。好像马上要消失一般。

  余若水有些惊讶,又有点害怕。

  不知名的事情是最可怕的。

  余若水不是三流电影中的女主。发现事情不对还不松手。

  明显有问题还要一起去“死”。

  在不知道问题的情况下,放开手才是最好的。无论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他人。

  有的时候,并非人多才能解决一切。

  而此刻,梦璃正在分析从黑萝莉那里窃取来的资料。

  没错,就是窃取。

  趁着黑萝莉不注意的那种。

  说实话,这样对待俘虏,也没人注意的起来。

  上来就是一顿捆绑,然后一顿挠痒痒。最后……

  咳咳。

  梦璃发现自己好像真的不太了解梦师这一

化魂池另一方向。

李玉蟾和银月帝国的一众小辈,又重新聚涌,和他们一道儿,眺望着远方天空。

“姑姑……”

李禹欲言又止,有心想要问一下,在那化魂池究竟发生了什么。

可看李玉蟾的神情,似颇为低落消沉。

“李大人。”

詹天象按耐不住,沉着脸,喝道:“那边赤阳帝国的段家兄弟,对自己人都大开杀戒,分明不想任何人知道,他们和赤魔宗的关系!你,为何弃下虞渊,一个人来我们这边?”

苏妍也道:“虞渊是不是被生擒活捉了?”

从暗月城......

者尤知人善任使所成就荐拔者不可胜数一段玉道:为什么?顾道人道:这太多了

白守素,开封人。祖延遇,仕周至镇国军节度。父廷训,宋初为龙捷都指挥使、领博州刺史。守素以荫补东班承旨。太平兴国五年,迁补右班殿直,以善射,授供奉官、带御器械,三迁至供备库使。咸平三年春,契丹犯边,命与王能戍邢州,俄又与麦守恩、石赞领先锋御之。敌退,复与荆嗣督河北、京东捕贼。四年,命为镇州行营钤辖,领骑兵摄大阵西偏,屡当格斗。俄改定州钤辖,复徙镇州。王继忠之陷也,宋师还渡河,敌人乘之,守素据桥,有矢数百,每发必中,敌不敢近,遂引去。真宗与辅臣议三路御贼,咸曰:“威虏扼北道要害尤甚,请分骑兵六千屯之,命魏能为部署。”上曰:“能颇强愎,尤难共事,闻守素久练边计,张锐性颇和

过了三分钟左右,那头蝎尾兽终于不再挣扎。

李潇收回施法,让地狱火消散一空,只留下一片焦黑的土地。而在土地的中央,一个黑糊糊的黑炭矗立在那里。

李潇伸手在那蝎尾兽的尸体残余上敲了敲,发现蝎尾兽的鳞甲仍然是硬若钢铁。

他觉得,就算自己用红色宝具进行劈砍,也不一定可以将这些鳞甲破开。

也许自己的实力真的是太低了,也许是蝎尾兽的防御太高了。

李潇让莫家兄弟用30级的红色长刀在蝎尾兽的鳞甲上劈砍了一下,然后发现,30级的红色长刀,连在上面留下一个痕迹的资格都没有。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把那人类抓来(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戏世繁华

秋桑么

戏世繁华

长风

戏世繁华

唉肥

戏世繁华

渔舟一叶

戏世繁华

袖侧

戏世繁华

王风